荆轲刺秦单机游戏游戏

东周列国志,是由上海育碧公司出品的一款SLG策略类游戏,于2000年12月发布。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221年,是最动荡、最复杂的春秋和战国时期,五百多年期间从奴隶社会的瓦解到封建社会的形成时期。

游戏根据民间广为流传、颇有影响的同名历史小说改变而来,众多传奇战国英雄人物争相粉墨登场。45度角俯视战争场景,场景画面呈现春秋战国时期的建筑风格与特色。扩展资料:

游戏背景

春秋时期(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476年),周王室日益衰微,一些较大的诸侯国,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,先后起来不断 进行争夺土地、人口以及对其他诸侯国的支配权。年年战争不断,大国兼并小国,给劳动人民带来了严重灾难。

战国时期(公元前475年至公元前221年),经过传求长期激烈的争霸战争,“战国七雄”为了继续争夺土地和人口,七国之间仍不断进行争夺霸权。

人民遭受的灾难更加严重,他们都厌恶割据混战,渴望统一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东周列国志

荆轲刺秦剧本台词

鄙人自撰,但是是分剧幕的。『话剧』荆轲刺秦 时间:战国,BC227-228。地点:燕都蓟,秦都咸阳。人物: 荆轲——卫国人,齐人后裔。卫人谓之庆卿,燕人谓之荆卿。好读书击剑,为抗秦游历列国。嬴政——秦王,后称始皇。太子丹——燕王喜之子。曾为人质出使赵、秦,因不堪嬴政侮辱逃回燕国。高渐离——燕国人。以屠狗为业,善击筑。樊於期——秦国将领。因得罪嬴政逃至燕国。秦舞阳——燕国人。年十五,十三杀人,年少而勇武,善击剑。第一幕 亡燕 太子丹踱于正厅,樊於期求见。[樊於期上,扑跪于地,作长揖。] 樊:太子救我! 丹:(惊讶、纳罕)足下…… 樊:太子不曾记得?(抬头) 丹:(定睛,恍悟,忙上前扶起)樊将军!竟何以至此? 樊:於期战败,秦王即欲赐於期死,於期遂狼狈亡至燕地,得以苟活。怎料秦王竟诛於期全族…… 丹:秦王之毒甚矣!卿勿恐于秦,且暂居燕国。樊:殿下救命之恩,於期无以为报,但求为太子效命!(跪地,叩头) [太子丹搀扶起樊於期,领其下。] 第二幕 固请 太子丹踱于正厅,荆轲求见。[荆轲上。] 荆:荆轲求见。(下拜) 丹:(惊喜)荆卿! 荆:(沉痛)田光先生已死。先生死前言“光已死,明不言也”。丹:(朝另一方向下拜,扑跪,叩头,哭)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者,欲以成大事之谋也。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,岂丹之心哉! 荆:殿下节哀。(扶起丹) [荆轲坐定,太子丹亦坐。] 丹:卿知丹尝质于赵,而秦王政生于赵,其少时与丹欢。及政立为秦王,丹遂质于秦。而丹每每见辱于秦王,实是难忍。丹历千辛万苦乃亡归燕。今秦出兵山东,以伐齐楚三晋,已至于燕。秦王至于丹,国仇私恨难以尽数。秦祸日迫,而燕小弱,计举国不足以当秦。诸侯服秦,莫敢合从。丹之私计,愚以为诚得天下之勇士,使于秦,窥以重利,得劫秦王,使悉反诸侯侵地,则大善矣。则不可,因而刺杀之。彼时秦大将擅兵于外,而内有乱,则君臣相疑;以其间,诸侯得合从,其破秦必矣。此丹之上愿,而不知所委命,唯荆卿留意焉。(作揖) 荆:(沉默片刻,为难)此国之大事也,臣驽钝,恐不足任使。丹:(进前,连作长揖)田先生力荐荆卿可使,故丹深信荆卿之才。诚请卿念此燕之危急存亡之秋,担此大任! [太子丹见荆轲仍为难犹豫。复上前再拜。] 丹:(急切)荆卿! 荆:(无奈,叹息)敬诺。第三幕 策谋 荆轲与高渐离坐谈。[高渐离击筑,荆轲坐于一旁,若有所思。] 荆:(愁苦)渐离已知我事。高:是。荆:今王翦破赵,已至燕南界。我迟迟不行,只为……(低头,欲言又止) 高:(停止击筑,神色凝重)待使秦之信物。[荆轲略一愣,看高渐离,垂目,沉默。] 高:樊於期亡燕,我早已知矣。荆:(迟疑)太子…… 高:直言。荆:(急切)可…… 高:再无他计。[太子丹急上,至荆轲前住,作揖。荆轲、高渐离起身,回拜。] 高:殿下与卿且谈,臣渐离少陪。[高渐离抱筑下。] 丹:秦兵旦暮渡易水,则虽欲长侍足下,岂可得哉! 荆:微太子言,臣愿谒之,使秦而无信物,则秦未可亲也。今秦王购樊将军首级以千金,邑万户。诚得樊将军首级与燕督亢之地图,奉献秦王,秦王必悦而见臣,臣乃得有报。丹:(震惊)樊将军穷困归丹,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其意。且丹少时在秦与樊将军有故……(面露为难戚伤之色,不语片刻)愿足下更虑之。第四幕 自刭 荆轲私见樊於期。[樊於期独酌,荆轲上。] 荆:荆轲拜见樊将军。樊:(抬头,疑惑)荆轲? 荆:臣乃太子一门客。樊:(起身回礼)於期不知,愿足下海涵。[樊於期言毕,二人对坐。] 荆:秦之遇将军可谓深矣。父母宗族皆为戮殁,今闻购将军首级以千金,邑万户,将奈何? 樊:(仰天长叹,哭)于期每念之,常痛于骨髓,顾计不知所出耳。荆:今有一言,可解燕国之患,报将军之仇,何如? 樊:(惊讶,忙凑上前)为之奈何? 荆:(为难,突然避席叩拜)愿得将军之首级以献秦王,秦王必喜而见臣。臣左手把其袖,右手揕其胸;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。将军岂有意乎? 樊:(激动,上前搀起荆轲)此臣之日夜切齿槌心也。乃今得闻教。[樊於期拔剑自刭。荆轲骤惊,后紧闭双目,落泪,跪于尸旁。太子丹跌跌撞撞奔上,见尸大惊,扑跪遇尸旁,恸哭。] 丹:丹知荆卿必来见将军,随其而至焉,怎料方至此,将军竟已……(伏尸而哭,极哀) 荆:(悲痛,哭)既已不可奈何,太子过哀亦无益。(扶起太子) 第五幕 函首 高渐离独自击筑。[荆轲手捧樊於期头函,神情肃穆,缓步上,至高渐离前止,静立。高渐离止击筑,抬头,见荆轲手捧一木函,顿时了然于心,神色转而肃穆悲戚,双目直视木函,后紧闭双目,落泪。久之,避席起,双手托木函,与荆轲对视片刻,二人同时跪,双手皆高举,共托木函。] 第六幕 急遣 荆轲独立正厅,目极远眺,若有所思。[太子丹上。] 丹:荆卿。(作长揖) 荆:(转身面对太子,回拜)殿下至此,未及远迎,恕罪。丹:卿不必拘礼。[二人坐定。太子丹从袖中取出一锦匣,呈于荆轲前。] 丹:卿使秦需有利器以备。[荆轲接过匣,取出匕首,细察。] 丹:此乃丹遍求天下之利匕首后所得,赵徐夫人匕首是也。使工以药錊之,以试人,血濡缕,人无不立死者。实天下匕首之至利至毒者也。荆:(看着匕首)果真非凡。(略一停顿,思忖片刻,转对太子)殿下今特至此,想必并非独为匕首故。丹:卿之心真如明镜也。自樊将军死,久矣,而秦之于燕愈垂涎,丹深恐燕之祸旦暮之事也。卿独使秦,亦确不甚妥。故丹特令燕勇士名秦舞阳者为副以助卿。(回头)舞阳,觐见。[秦舞阳上。] 舞:(对太子丹、荆轲下拜)臣舞阳拜见太子殿下、荆卿。[太子丹点头,荆轲避席回礼。] 丹:(对荆轲)舞阳年方十五,年十三时即杀人,少而勇武,人不敢忤视。为荆卿之副,则万事具备矣。[荆轲直视秦舞阳,良久不语,甚感不妥,微微摇头。] 丹:荆卿岂有意哉?丹请得先遣秦舞阳。[荆轲大怒,拍案而起,怒叱太子。] 荆:(愤怒)何太子之遣?往而不反者竖子也。且提一匕首,入不测之强秦。我所以留者,待吾客与俱往。今太子迟之,请辞决矣! [荆轲提匕首,愤然离去。太子丹、秦舞阳面面相觑,尴尬,俱下。] 第七幕 送别 易水边。荆轲、秦舞阳将上路。太子丹、高渐离着白衣为二人送行。[四人跪祭路神,叩拜。同起身。] 丹:(担心)荆卿……(停顿)此去任重而道远……(低头,沉默) [荆轲直视太子丹,不语,转身欲行。] 高:今卿且行,渐离无多言,唯击筑一曲,待卿之功成身反! 荆:(回头,沉默)轲,不胜感激。[高渐离坐定,击筑。] 高:探虎穴兮入蛟宫,仰天长嘘兮成白虹。[高渐离击筑片刻,荆轲慨然和之。] 荆:(悲壮)风萧萧兮易水寒,草木黄落兮雁飞南; 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 风萧萧兮易水寒,别故土兮恋关山; 风萧萧兮易水寒,魂魄有灵兮归故园。[四人皆哽咽。太子丹垂头不语。荆轲唱毕,仰天长叹,再顾高渐离,决然回头,疾行而去。秦舞阳紧随其后。] 第八幕 刺秦 嬴政端坐于正殿,诏荆轲、秦舞阳觐见。[荆轲手捧首级匣,秦舞阳手捧地图匣,恭立于嬴政前。] 荆: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,不敢举兵以逆军吏,愿举国为内臣,比诸侯之列,给贡职如郡县,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。恐惧不敢自陈,谨斩樊于期之头,及献燕督亢之地图,函封,燕王拜送于庭,使荆轲、秦舞阳以闻大王。政:(大喜)荆轲奉樊於期头匣,秦舞阳奉地图匣! [荆轲、秦舞阳捧匣前行,至嬴政处,秦舞阳忽神色惊慌,低头,眼神游离,手抖。嬴政见秦舞阳状,惊恐,忙起身。] 政:(怒)欲何为? 荆:(笑答)北蕃蛮夷之鄙人,未尝见天子,故振慑,愿大王少假借之,使得毕使于前。政:(舒气,复坐下)取舞阳所持地图。[荆轲从秦舞阳手中取过地图匣。] 政:呈上。荆:诚请大王恩准荆轲亲上前呈现地图。政:(略一停顿,狐疑)何故? 荆:地图繁密,非燕国人几不可辨识。荆轲愿亲展地图以尽述其详。政:(释然)准。[荆轲上前亲展地图,图穷匕见。嬴政大惊,起身,荆轲顺势左手拉起嬴政衣袖,右手用匕首刺向嬴政。匕首未及嬴政身,嬴政忙躲闪,左袖遂断。嬴政逃下,荆轲追刺。秦舞阳瘫坐于地。嬴政至铜柱前,拔剑,惊慌不得拔出。荆轲再刺,嬴政再闪,未中。下有人喊:“王负剑!”嬴政转身从背后拔出剑,猛斩荆轲左股。荆轲不备,左股遂断,于是左腿跪地,右手向嬴政掷匕首,不中,匕首击中铜柱。嬴政复以剑斩刺荆轲,荆轲被此中八处。] 荆:(知事不就,坐地倚柱,仰天大笑,无奈愤恨)事所以不成者,以欲生劫之,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。[嬴政刺荆轲胸口,荆轲倒地,死。复刺秦舞阳,秦死。嬴政独立良久,神情惊慌,茫然,喘息。] 政:厚葬荆轲。(低头,沉默) 政:(复怒)发兵诣赵,诏王翦军以伐燕。必得燕太子丹之首级! 第九幕 碎筑 秦始皇端坐于正殿,平静。政:召高渐离。[高渐离抱筑上。] 高:拜见陛下。(叩拜) 政:朕久闻高卿之善击筑,闻筑声者无不流涕而去者。朕今虽一统天下,亦好乐甚矣。欲置卿。奈何卿尝与太子丹、荆轲过从甚密。今丹、轲二人已殁,故朕姑免卿一死,命人以熏香曜卿之目,使卿目盲,以拜卿为乐官。朕之良苦用心,愿卿可察矣。高:谢皇恩。(叩拜,复坐定于筑前) 政:卿今既已为朕之乐官,可否为朕击筑一曲? 高:诺。[高渐离击筑。始皇闭目静听,良久,不自禁,言:“善。”遂起身走近高渐离以近听。高渐离闻始皇既近,自觉时机已到,忽止击筑,举筑砸向始皇。始皇大惊,躲闪,未中。] 政:(惊恐)尔视朕为雠! [始皇拔剑。高渐离起身摸筑,欲复举筑扑始皇,始皇以剑刺高渐离喉,高渐离落泪,倒地,死。] 始皇:(呆立良久,低头,闭目,半晌)厚葬高渐离。朕将终身不复近六国之人。剧终

荆轲刺秦的背景

公元前230年,秦灭韩。两年后,秦国大将王翦又占领了赵国都城邯郸,一直向北进军,逼近燕国。 眼见秦国步步紧逼,就要进一步吞并燕国了,所以荆轲希望刺杀秦王迫使秦国退兵。拓展资料

《荆轲刺秦王》出自《战国策·燕策三》,记述了战国时期荆轲刺秦王这一悲壮的历史故事,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情况,表现了荆轲重义轻生、反抗暴秦、勇于牺牲的精神。文章通过一系列情节和人物对话、行动、表情、神态等表现人物性格,塑造了英雄荆轲的形象。

另外一种观点认为,战国末年,秦国代表的是新兴地主阶级的利益,以六国国君为首的旧贵族,即奴隶主阶级,虽然已经临于末日,但他们还在用一切的力量,政治的、军事的乃至卑劣的暗杀活动,来做最后的挣扎,而荆轲刺秦就是其中的突出代表。

公元前227年,荆轲带燕督亢地图和樊於期首级,前往秦国刺杀秦王嬴政。临行前,燕太子丹等人在易水边为荆轲送行,场面十分悲壮。好友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着拍节唱道:"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",这是荆轲在告别时所吟唱的诗句。

荆轲来到秦国后,秦王在咸阳宫召见了他。荆轲在献燕督亢地图时,图穷匕见,但最终行刺失败,被秦王侍卫所杀。